乌笙林庞

二人花,bj。
仓丸,亮横。


丸山隆平🍊
樱井翔🌸


翔右丸右is real。

丸昴❌sk❌


永远地热爱着江波涛。🌊

I am 徐叶/吴遇。

「二人花」チュチュ

果酱控碟已all!!!虽然有点晚但是请组织放心!
接下来就是等发货了……💨
给自己发糖庆祝一下—
   
   
   
   
-
一连几个月的工作总算迎来了假期。

先前被问到休息时候会做什么打算,那时候回答的唯一地点就是家,等到假期真正来临的时候,也确实如周记上一样实施了。

丸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那么忙过了。几乎是一个片场结束便奔往下一个,而这样连轴转的生活似乎没有尽头。可是当他一旦忙起来,时间就好像过得特别快,在他的思绪停留在何时放假时,身体早已躺在自家的沙发上读起搁置许久的文选了。

空调在一旁呼呼地运作着,玻璃茶几上放的冰啤酒表面已经凝了好多小水珠,它们聚在一起然后滴在茶几上。丸山睡着了——与房间里的一切构成了一幅画。压在文选上的手臂,偏向一边的刘海,啤酒和空调。

宁静的画面总有被破坏的时候,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显得很大声。推门进来的人一点都没有破坏美景的负罪感,却在看到睡得正香的丸山的时候,放缓了进门的脚步。

这不是大仓第一次不请自来了。他仗着丸山不会对他生气、容易无奈后妥协的性格,讨到了他的备用钥匙。
  
  
  
  
   
   
 
第一次不请自来是在休息日,大仓在门口把玩那把钥匙许久,终于下定决心打开面前铝合金的大门。他连为何而来都想好了,如果丸山问起来,他就说是来找他喝酒的。

只是他没想到来的时机不太对。

丸山才刚洗完澡,正准备收拾东西睡觉,他从带着雾气的眼镜里看到玄关的位置笔直地站了一位非常眼熟的同志。待雾散去大半,他才认清来人是谁。

啊,应该说也是他的暗恋对象。

没由来的羞耻感笼罩了丸山,刚洗完澡的热气还蒸腾得他面红耳赤,倒也正好挡住了因为气血上涌导致的面部红润。湿漉漉的发丝还在向下滴水,贴着颈部的筋流到锁骨,最后流进被浴衣松松垮垮得遮起来的胸膛。

这是赤裸裸的诱惑!大仓有些忿忿地想。

丸山把他安顿好听清来意,收拾了一下有点杂乱的餐桌,便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冰啤出来,一罐给大仓,一罐给自己。只是也不知道是洗完澡没力气,还是这罐啤酒看他不顺眼,丸山怎么也打不开在大仓手里单手就能打开的啤酒罐。

它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丸山抿唇沉思。

对方放肆地嘲笑了之后,大仓还是持着良心帮他打开了酒罐,一扫先前没由来的一丝尴尬。只是两人喝上酒就几乎没什么交谈了,就像所有言语都化在酒里,希望能凭借这个传达给对方。两个酒蒙很快地将满罐喝成了空罐,都没有一星醉意。

毕竟没人愿意一个人在喜欢的人面前喝醉出丑。

等大仓离开的时候已经快深夜了,丸山并没有不放心他一个人回家,却对着一个人的屋子莫名地升起了寂寞。他想收拾桌面去睡觉,最终还是没动那些散乱在桌子上的酒罐。

明天再整理吧。
  
 
 
 
 
或许是气氛太过平和,等他回过神,大仓发现他已经在门口站了十多分钟了。而那边睡着的丸山似乎没有醒的迹象,一如既往地对大仓的到来有着习以为常和全权信赖。大仓脱了鞋进到屋里,仔仔细细地把丸山看了个遍。眉毛、眼睫、鼻子和双唇,还有唇下那颗痣。

阳光暗下去了些,兴许是云层遮住了太阳,原先透过落地窗照在大仓脚边的亮光不再刺眼,他盯着那片稍暗的地板片刻,转头轻轻吻了一下熟睡的丸山。

春风乍起,虚掩着的玻璃窗被吹开一条缝。时间变得很慢,连亲吻都变得细微。

他的发丝撩过面颊和身下丸山的眼帘,兴许是受了刺激,丸山的睫毛颤了两下,是要转醒。大仓匆匆忙忙地退开,末了还拿袖口抹一下唇,好像先前留下了什么会被发现行为的痕迹似的。

大仓蹲在皮质沙发旁边,看着丸山坐起来揉揉眼睛,提着的一口气稍稍松了下来。还没得心跳彻底平静,就看见丸山笑了,问他一句暧昧不明的话。
   
   
「大仓,我是不是还有酒味?」

[二人花]わたし鏡

仓丸仓💚🍊💚
一个有点玄幻的架空小甜饼w
吵架又和好的老套路、——
人物ooc、意识流、瞎写、还有点烂尾。
**一点横雏。
If it's OK,go ahead!

---
阴雨天,厚厚的云层挡着太阳,屋子里暗淡且阴晦气。而沉闷的天气就容易勾起些不太开心的回忆。那人走的时候带着气,把门关得极响,把在沙发上沉默的丸山吓了一跳。

他还记得大仓走的时候说的话,在耳边不停地回响。

「既然你觉得这样,那不如不要再见了。」

他们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再见过了,自从那天大吵一架之后,久到家里给大仓准备的酒都被丸山喝完了。明明曾经在下一个转角就能碰到拎着便利袋笑着的人,现在就算要去苦苦寻找也不会那么容易碰到。

在这座城市,要偶遇太困难,想要逃避却很容易。

更何况是互相逃避。

但是他们为什么会吵架呢?他也记不太清了,可能是平时生活中不断积攒起来的琐碎的摩擦一齐爆发,狠狠地互相数落对方之后,发现话语把对方伤得遍体鳞伤。才会不得不离开吧。丸山轻轻叹了口气,发mail约好友村上出来喝酒。

「不能再这样了。」

这样的信念支撑着丸山,他对着镜子耙了耙有点乱的短发,露出了一个最适合他的微笑。
 
 
 
  
地点定在家门前的街上,因为是白天,还远远没到这里苏醒的时候,空旷的街也就显得非常寂寥。街角有一个小摊,他记得大仓曾经说过那里的和果子很好吃。丸山看了一会儿,毫不留恋地离开了。

在他转身的刹那,阴沉的天突然破开一个裂口,天外飞来一根细小的红线,无声无息地系在了丸山的小指上。

谁也不知道红线的那头是谁。
 
 
 
村上来的时候丸山已经喝完小半杯酒了。居酒屋的样子很寻常,村上推开门,在门口的风铃响的时候,就看到丸山转过头,十分热情地对他招手,还大声喊着。

「信酱~在这里喔!」

「看到了啊,你不要喊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很轻松,聊聊家常,说说最近的破事。酒足饭饱,丸山有点晕了,他混沌的视角里忽地出现了一抹红。看清那是什么东西之后,丸山不留痕迹地将它藏起来,以免身边的村上发现。

结束之前,村上拍了拍丸山的肩膀。丸山面颊发红,看起来是喝醉了,却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和村上道别。担心他回家路上出什么事,不顾丸山的坚持,村上还是把他送到了家门口。

「我说你啊,别像个小孩子一样了。」

临走前,村上如是说道。

「他果然知道了。」
丸山这么想着。
   
   
  
客厅的沙发很软,丸山瘫在上面找了个舒适的位置,抬起他的右手,对着头顶的日光灯端详小指上的一节红线。颜色是很浅的红,线也细得好像要断掉一样,线的末端有些缥缈地连向远方。

他眯了眯眼,有些含糊地说着什么,后来文字逐渐清晰,却只是一直在念叨一个人名。

「大仓……たっちゃん…ごめんね、」

他独自一人在沙发上自言自语了一会儿,摇摇晃晃地回到卧室在床上睡着了。没有梦呓,没有缠绵,只有绵长的呼吸和攥着床单的好看的手。
   
  
    
大仓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有这一个看不清脸的人,但他从那个看过一千一万次的背影中很容易地就知道了那人的身份。耳边不停地回荡着丸山的道歉,那是他每次做错事都会说的、小心翼翼的道歉,大仓甚至能够想象他的表情。一阵没由来的烦躁涌上,大仓想要砖头离开,却没法如愿地控制自己的身体。

「这是我自己的梦啊,我为什么不能动啊!」

梦中控制的身体的眼睛贪婪地看着眼前的人,像是要把他的样子刻进灵魂。当然是丸山,大仓认得出他的背影,认得出任何样子的他。他想要快点醒来,不想让梦里莫名其妙的人用饿狼的眼神看着丸山。

一点也不想。

这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占有欲霸占了他的内心,而当大仓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有些发晕。梦境与现实的迅速切换让他的头脑还不得清醒,有种身体和灵魂被迫分开之后,又尽力地重新变为一个整体。

天还是黑的,大仓从刺眼的手机屏幕上看到了时间。四点半。当他发现周围不是熟悉的卧室之后,他才想起那天和丸山吵架的事。当时离开德太过冲动,理智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后悔吗?

后悔,但因为莫名的自尊不愿意道歉。

烦躁地抓了抓头,大仓突然发现手上多了个不属于他的东西。缥缈的红线牵在他的左手小指上,穿过了一边的白墙。他想要扯掉这跟红线,因为心有所属而不想被命运束缚,手指却穿过了细线。

「……这是什么?!」

或许是因为画面太过于玄幻,那种失重感又重新回到了身体里。大仓想要再睡下,却是翻来覆去再怎么也睡不着,直到破晓。

草草解决了早饭,大仓就不知道要做什么了,只得躺在沙发上发呆。好像过了很久,他回过神,墙上钟的分针只划过一格。

度分如年。

真是够了。大仓小声地念叨,没有任何回音。
  
  
   
宿醉的感觉不太妙,将近正午才从床上爬起来,头正在发痛的丸山如是想着。给自己调了一杯蜂蜜水,微甜的液体稍稍润了干涩的嗓子。手机上有人发来短信,是村上和横山发来的。

9:06
信ちゃん:マル?喝多了的话别忘了冲蜂蜜水。
信ちゃん:你可真难搞,下次记得请我吃饭。
信ちゃん:我选地方!

10:43
裕ちん:现在有空吗?出来吃饭吧。
裕ちん:地址是xxxxxxx。

11:27
裕ちん:还没醒吗?就等你了。

丸山喝完了蜂蜜水,把信息回完,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工作日的正午人不是特别多,丸山站在摇摇晃晃的地铁里确定要走的路线。

横山找的店在小巷子的深处,害丸山好一番找。它胜在绿化不错,还很安静。「难怪裕ちん会选这里。」他心里想着,掀开店铺的帘子走了进去。

小指上的红线还是很让人在意,但横山看到丸山的时候没什么异常,丸山也就不去管它了。令他意外的是,村上居然也在。想想他们两人的关系,丸山也就不那么惊讶了。

「真是的,裕ちん你明明是跟信ちゃん出来的,干什么叫上我啦。」

横山摆摆手,扔给他一份菜单,很豪迈地说「想吃什么自己点,你请客。」什么嘛,原来是来蹭饭的。丸山理解了横山在这里的原因,坐在两人对面挑选自己的午饭。

却没发现他小指上的红线变得更粗更红了。
   
   
  
大仓看见丸山进来的一瞬间就看到了他右手小指的异常,有种「还好如此」的安心感。那根奇怪的红线终于连在了一起,一端系在大仓手上,另一端系在丸山手上。

此情此景,任谁看了都会感叹一句「命运啊。」

先前拜托横山的聊天记录还历历在目,那人很酷地撂下一个地址就不说话了,而他俩就这么在餐馆等了将近两个小时。还好生意没有很火爆,不然老板早把他们赶出来了。

村上是被横山叫来的,说什么为了掩丸耳目。

「你们只是想来放闪吧!」

被迫咽下狗粮的大仓如是道。

没办法,毕竟是有求于人。

那边吃得高兴,大仓悄悄溜去了洗手间,躲在隔间里给横山发短信感谢。餐桌上的横山看到了内容,给村上使了个眼色,继续吃面前的天妇罗。村上接收了横山的脑电波,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マル,你吃饭前是不是没有洗手。」

「啊是的,因为太饿了所以……痛いょ!」

「快去洗手!很脏的!」

丸山揉了揉头,向老板娘询问了去洗手间的路,无奈地停下筷子去洗手。水是凉的,哗啦啦的声音笼罩了一切。这时候厕所隔间落锁的声音响了,一个人推门出来,撞进了丸山回头的眼神里。

大仓忠义。
   

  
  
「不是吧!!!」

大仓忠义在心里呐喊,连动作都僵硬了很多,他条件反射地将左手背到身后,冷着一张脸。刚给横山发完消息,他觉得自己可以逐步展开追回丸山的计划,让后就和正主碰了个头。

「要不要这么巧啊……」

最后还是丸山先回过神,和大仓打了个不算热情的招呼,甩甩手上的水就准备马上离开。不用说,他比大仓还要僵硬。

行动快于思考,在大仓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抓住了丸山的袖子。还恰恰是藏在背后的左手。大仓在心里哀嚎一声,正打算收手打个哈哈过去,就看见丸山的视线黏在了小指的红线上。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大仓用行动证明了这个理论。

「…太好了,是たっちゃん呢。」

丸山扬起了自己的右手,放在大仓面前。一根红绳系着两人的手,在绳子的中间不知道被谁打了一个死结。像是他们的命运,死死纠缠。

大仓楞在了当场,任由丸山借着往下说。

「抱歉,之前是我太冲动了…还能和好吗?」

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点头,大仓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和思想,握住了丸山举在面前的手腕。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冲上头顶,大仓张了张嘴,却只说出了一句话。

「もちろん。」
  
 
    
看到两人并肩从洗手间里出来,横雏二人并不惊讶,眼神里还有一手促成的喜悦,但面上却是恰到好处的震惊。

大仓和丸山坐在了他们对面,将左手和右手并在一起,展示给他们看。

「你们在秀婚戒吗?」

横山看了一会儿,问道。

他们对视了一眼,都笑了。同步地点头,炫耀地说出了一句「是喔!」,收获了村上的一个白眼。

其实啊,那是只有他们才看得见的命运。

属于他们的红线。
-end-

——————————————————
希望8er能找我玩儿……我快无聊死了!!!
收美丽8er,可爱8er,闲8er……
本二花女孩期待你的来临!👧
观看感谢——🙏

图源微博。

如果没理解错的话……八组里奶的时候,拔拔包里放着尼和润,智包里放着拔拔和翔,翔背的包里放的是智和他自己。的海报。

智和他自己!!!

我吃,我吃。老泪纵横。🙊🙊🙊